Suning HK 肃宁 香港 | Suning County News

Suning County News

麥田除草呈現八大變化

2017-12-13
除草劑的劑量越用越大。隨著雜草抗性的增強,難防雜草增多,除草劑的使用劑量被不斷加大,進而造成雜草抗性更加嚴重,比如施用苯磺隆從最初的1畝地幾克變成了現在50克都效果不佳。但實際上有些藥劑是沒有必要一味加大劑量的,比如雙氟磺草胺,從推出就備受寵愛,農戶的使用劑量一年比一年大,其實它的防治譜較窄,主要優點是抗低溫效果好,加大用量並沒有實質上的意義,反而會使雜草對該產品的抗性增強,增加農戶的用藥成本。抗性雜草發展速度加快。目前惡性雜草雖然發生量大,但不是最難防治的,而抗性雜草卻成了最頭疼的問題。比如:對於抗性播娘蒿、薺菜,基本上沒有什麽藥劑可以保證絕對能防治,一些地區的日本看麥娘、早熟禾、罔草、多花黑麥草等雜草的抗藥性很嚴重,防治不當,雜草和麥子一樣多,甚至長得比麥子還高。產品向方案過度。麥田雜草種類繁多,且對除草劑具有一定的選擇性,單一品種的除草劑已經不能有效防治雜草,同一個產品用在不同的地塊也會產生不一樣的效果。所以,針對不同地塊雜草發生的現狀需要用不同的除草劑配方,單一成分的除草劑已經不能滿足市場需求,不能有效解決雜草問題,雜草解決方案尤其重要。這就是所謂的“沒有完美的產品,只有完美的方案”。禾本科雜草增多。之前麥田的禾本科雜草大多數集中在稻麥輪作區,而近些年在一些旱田輪作區,麥田禾本科雜草發生面積呈現逐年增加趨勢,特別是節節麥、雀麥、多花黑麥草等難防治的禾本科雜草發生面積不斷增大。新型雜草增多。以前通常把雜草分為惡性雜草、抗性雜草、雜草新秀(即新型雜草)。前兩年新型雜草,如婆婆納、繁縷,雖然難防治,發生量卻不大,對小麥危害不嚴重。但從去年開始,新型雜草在個別地區危害面積增大,甚至成了主要的雜草,很難防治。農戶用藥水平提高。隨著節節麥抗藥性的增加,沒有特效的防治藥劑,市場上只有甲基二磺隆對其有一定的防效,但低溫天氣下極易發生藥害,每年因甲基二磺隆藥害產生糾紛的現象屢屢發生,很多農戶拒絕使用該產品。但隨著使用技術的成熟 (多數農戶懂得使用前觀察天氣,用量控制在30毫升以內),該產品又煥發出了新的生命力,甚至在很多地區成為爆品。除草不再考慮成本。產品價格影響著農戶的購買習慣,經濟實惠的產品通常是農戶的首要選擇,但是隨著雜草發生量的加大,惡性雜草、抗性雜草日益嚴重,一般的除草劑品種已經不能奏效,即使市場上新型藥劑不斷增加,也未能有效地解決雜草問題,成本理所當然也就不那麽重要了,至少不是首先考慮的要素,只要能防治雜草,貴點也無所謂,農戶接受除草劑價位的能力明顯變強。對新型藥劑狂熱追求。以前推廣一個新成分的產品很難,需要時間長。現在哪家公司推出一個新產品,只要是對某些難防的雜草有特效,立馬銷售火爆。各地經銷商、企業都很關註新產品動向,經銷商提前交預付款都是正常現象,企業登記新產品證件速度加快,農戶也需求迫切,不在意價格。比如,當下比較受歡迎的新成分吡氟酰草胺、氟噻酰胺、唑啉草酯等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